沒有老闆是未來職場的新趨勢? 歐洲已開始盛行

你丟了工作的第一個反應,大概是大醉一場,然後開始更新履歷吧?但如果你的所有同事們也都同時丟了工作呢?與其接受這是資本主義社會裡不可避免的情況,是否有可能尋找其他出路?

這正是歐洲發生中的「工廠再生運動」,當這些血汗剝削勞工的工廠面臨倒閉時,與其接受失業的命運,這些工人們團結起來,以共同合作管理的方式繼續維繫工廠營運。這並不是靠著與資本家「友善地協商」換來的結果,工人為了爭取工作權,經常必須面臨警察或警衛的攻擊,並花上數年時間堅守原來的廠房,才可能讓這些工廠繼續營運下去。

這種工人運動最早起源於2001年處於債務危機中的阿根廷,後來散播到歐洲,2010年也發生在工廠紛紛倒閉的希臘。一名運動組織者Theodoros Karyotis舉一家希臘工廠VIOME為例,「當地的工人佔領原本即將倒閉的工廠長達一年的時間,後來便決定靠自己的力量開始自行生產新的商品: 清潔劑。」

這家原本生產黏著劑的工廠,在工人的共同決定下轉型改為製造清潔劑,且這些產品都是為了在經濟衰退之下,家用支出緊縮的一般家庭所設計,環保且價格實惠。VIOME現今已成為歐洲「工廠再生運動」的精神指標與交流中心,所有營運方式都由全體工人以民主方式共同決定,且所有工人的薪資皆為平等分配,工作任務則以輪替的方式,讓成員可以互相學習不同的工作技能。今年十月,有超過四百名來自希臘、法國、義大利、塞爾維亞、克羅埃西亞、玻斯尼亞和西班牙的「工廠再生運動」參與者聚集於VIOME,互相分享交流彼此的經驗與點子。

另一名工人Yves Baroni則曾在法國一家茶廠Fralib工作,而資方由於經營績效不彰而企圖關廠,但這裡的工人不願離開,堅持留守工廠1336天後,Fralib終於以工人合作共管的方式再度營運,「我們決定共同分享利潤,且確保前端的生產線工人皆能享有公平的收益。這樣一來,我們可以賺得足夠供我們生活的薪資,同時將優質且價格平實的商品給消費者。」Baroni表示。

即使這股運動在歐洲仍處於嬰兒學步的階段,但從過去阿根廷累積十五年的經驗來看,這已被證明是極具有潛力的發展模式。許多阿根廷的再生工廠也成為成功的企業,譬如Unión y Fuerza現今已成為阿根廷全國最大的家用水管供應商,另一家巧克力工廠Ghelco的工人甚至可以賺得比過去高出兩倍的薪資。

爭取公平的薪資絕對是這項運動的目標之一,且由工人自我管理的職場環境,能夠比其他號稱遵守社會責任的企業,為當地的社區帶來更多正面影響力。以VIOME為例,這家工廠在當地舉辦了許多促進社區民主的集會活動,並開辦診所,提供免費醫療服務給工人及有需要的民眾。

來源:VICE

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:本網站所有內容由自家編輯選寫,並非內容農場複製貼上,所有文章之文字、非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