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老手稿指出耶穌已婚並有孩子

有書面證據顯示,耶穌與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確實有結婚,並有孩子。

這份古老的手稿驚世駭俗地指出,耶穌與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結為連理,並有愛的結晶。甚至,這份古老的手稿稱呼約瑟夫 ( Joseph )為 「 上帝之子 」,如同耶穌。

 一份由不知名僧侶抄寫的,來自古老教堂的古老手稿在大英圖書館( British Library )等待被再研究。這份手稿至少有 1450 年的歷史,可能要追朔到第一世紀,也就是耶穌的時代。現在,《 消失的福音 》( The Lost Gospel )是第一個將這份獨特的文件從敘利亞文翻為英文的,這份文件陳述了耶穌的內幕,包括他的人際關係、家庭以及政治生涯。

《 消失的福音 》( The Lost Gospel )以一份典範轉移( Paradigm shift ,這個名詞用來描述在科學範疇裡,一種在基本理論上從根本假設的改變。這種改變,後來亦應用於各種其他學科方面的巨大轉變。 )的手稿,帶讀者進入一個空前的歷史冒險。作者們終於發現既驚人又不可思議的事實:耶穌與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的婚姻是被確認的、他們兩人的孩子的名字、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是突出的存在、先前未被知曉的耶穌在受難日前十三年的生活情節、對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與其孩子的暗殺、耶穌與羅馬帝國最高層政治人物的連結,以及早於保羅( Paul )的宗教運動: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的教堂。( 連結

有趣的是,耶穌的生平被埋在迷霧之中。事實上,幾乎沒有人知道他早期的生涯。

這些古老的文字被認為可以追溯到西元 570 年,由敘利亞文寫成,並被層層灰塵覆蓋,在過去的 20 年裡,於大英圖書館( British Library )的檔案中等待著。

在到達大英圖書館( British Library )前,這份古老的手稿由大英博物馆( British Museum )於  1847 年從一位商人手中取得,那位商人表示他是從埃及古老的聖長麥加利沃斯修道院( St. Macarius monastery )獲得的。雖然這份古老的手稿在過去被研究過,但是它被歸類為不重要的。然而, Barrie Wilson 與 Simcha Jacobovici  的出現改變了情況。 Barrie Wilson 是在多倫多大學( University of Toronto )教宗教研究的教授,  Simcha Jacobovici 則是研究古代文字。

經過六年的研究,他們相信他們揭開了失落的第五福音 ( The Fifth Gospel )的面紗,第五福音 ( The Fifth Gospel )是講述耶穌的人生,被認為由傳福音的馬修( Matthew )、馬克( Mark )、盧克( Luke )以及約翰(  John )於一世紀時撰寫。Jacobovici 表示,這份有 29 章的古老手稿,是另一份一世紀的福音的抄寫版,許多部分的見解與聖經不同。兩位研究人員表示,約瑟夫 ( Joseph )其實是耶穌,而亞西納( Aseneth )則是抹大拉的馬利亞( Mary Magdalene )。

 一份聲稱是這份古老文字的翻譯指出,埃及的法老在主持婚禮時對亞西納( Aseneth ) 說:「 祝願約瑟夫 ( Joseph )的主神上帝的祝福,因為他是上帝的長子,妳會被稱為至高上帝的女兒,從現在起是約瑟夫永遠的新娘。」

還有,古老文字亦記載,在七天的婚宴後:「 約瑟夫 ( Joseph )和亞西納( Aseneth )結合,並在約瑟夫 ( Joseph )家中誕下瑪拿西( Manasseh )和他的兄弟以法蓮( Ephraim )。」

然而,相似的發言在過去也有。

哈佛大學( Harvard University )教授 Karen L. King 指出,她發現一份古老的莎草纸( Papyrus )碎片,即是古埃及的耶穌之妻福音( Gospel of Jesus’ wife ),由科普特( Coptic )語寫成:「 耶穌說,如果你看著關於耶穌婚姻的,逐漸累積的證據,這是壓倒性的證明。」Jacobovici 表示:「 這或許是最重要的發現。它的出處是被確認的,被冷落在大英圖書館( British Library )這麼多年。說它是一世紀的作品的抄本並不瘋狂,許多學者都同意,同時許多學者也同意,說它與基督教有關並不是傻笨的行為。」

然而,幾乎所有是基督教徒的歷史學家都認為這些不過是毫無說服力、空洞的聲明。

牛津大學( Oxford University )教堂歷史課的教授 Diarmaid MacCulloch 表示:「 我真的很驚訝,大英圖書館( British Library )竟然會給這些作者空間。」

Simcha Jacobovici 和 Barrie Wilson 堅持:「 唯一讓一切沒有證據的方式就是你永遠忽視證據。」

來源: ancientcode

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:本網站所有內容由自家編輯選寫,並非內容農場複製貼上,所有文章之文字、非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加入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