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獎作家:台灣教育是「教育」還是「教訓」?

得獎作家:台灣教育是「教育」還是「教訓」?

郝廣才是兒童青年圖書畫作家,被美國《出版人週刊》稱為「台灣與國際繪本界接軌的推手」,多次受到國內外多項大獎的肯定。在一場演講當初,郝廣才告訴大家如何激發孩子潛能,給他們最大的翅膀。

7_41

當日常生活中,父母與孩子對話時,孩子得到的到底是「教育」還是「教訓」?郝廣才舉例,一位母親試圖說服哥哥將玩具讓給弟弟的理由,但不讓給弟弟就要被做成人肉叉燒包。郝廣才說,當父母親在培養孩子翅膀,卻在成長時嫌麻煩而將它綁住,得到教訓,但綁住後是不會再長大的。

2006年時,一名5歲孩童凱薩琳在家中,電視正播報非洲每過30秒就會死一個孩童,媽媽向凱薩琳解釋,非洲孩童死於瘧疾,來自於蚊子,因為沒有蚊帳,無法防範。沒想到才5歲的凱薩琳,省下自己的點心費用,讓媽媽帶她去買蚊帳並送到非洲蚊帳相關基金會,但凱薩琳發現蚊帳仍遠遠不足,竟直接寫信向比爾蓋茲求助,讓現在的非洲有個「凱薩琳蚊帳村」,等於救了100萬個非洲孩子。

孩子並非因生性純真或者遠大理想而去做,重點是大人要讓孩子的翅膀變大。世界最年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曾說,「一枝筆、一本書、一個學生、一個老師,就可以改變世界!」

郝廣才舉台灣教育為例,一名國小老師問:「小草、種子、桃樹,誰能生長?」,結果答案只有「小草」,因種子會「發芽」,而桃樹會「開花」。但語文教育不是文學教育,是一種思考教育,如果一直用僵化的語言思考,將來再厲害也只能做代工。唐詩三百首已成國小教育題材,郝廣才到學校實驗,讓小學2年級將李白「靜夜思」用自己的想法跟話語寫出來,小朋友表現得十分好,然這並不是因為他們有多優秀,而是有「教練」再發掘他們的專長。

09

在美國一間很貴的老人院與小朋友建立互動關係,旁邊幼稚園的小朋友偶爾到老人院上上課,與老人們熟起來,老人講自己的故事給小朋友聽。後來竟然發現幼稚園5歲的孩子們,語言能力超過外面10歲小朋友,因他們每天接觸的是有結構、有意義的對話,而非父母講的那些沒有結構沒有意義的話,如:快洗澡、去睡覺、去吃飯。這些孩子的EQ能力甚至也超過青少年跟高中生,因他們從4、5歲就接觸生老病死。

小朋友閱讀結構從3歲開始養成,語言開始豐富,但不認識字,這個時間大人不是太忙就是太懶,電子書時代的來臨,有聲音閱讀,可以把繪本作成動畫,講故事,父母也可以把自己聲音放進去,就像父母在對孩子講故事般,而一般孩子都會先聽父母講的故事,因為「愛」。我們不會在法國看到小王子時,而想起媽媽常唸給我聽,但會因為懷念台灣小吃而落淚,我們的愛停留在「口腔期」,如果能再與閱讀結合,力量就會很大。

郝廣才說,我們在教育孩子的同事,孩子也在教育我們。他們透過挑戰比自己大的事情,來了解、衡量自己,並從中得到快樂然後成長。老鷹的翅膀是用來飛的,雞的翅膀則是用來烤的,郝廣才舉朋友兒子在大學歷史課堂考題:「1895年誰在台灣組織抗日義勇軍」,然選項竟為「邱逢甲、乙、丙」,郝廣才笑說「小草老師」就像是邱逢丙一樣,思維僵化、不懂思考。有翅膀的人才能看到別人的翅膀,孩子就像是劍,放在父母手裡的弓,我們的任務則是要將他們設的更高、更遠。

Hssszn讚新聞著作權聲明:本網站之文字、圖片及影音,非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